寫字樓這個名字不知道是誰起的,個人總覺得除了“樓”字搭邊,剩下兩個字沒有一個能達到“信、達、雅”。來寫字樓的人都是公幹的,不是所有人都以賣字為生,而就算現在屬於文字工作者的那一群,也不是寫字的,而是敲字的。說實話還是辦公樓三個字比較合適,但是誰要還是這麼說的話,估計耳測年紀也應該是50後的了。要想不著痕跡道盡白領風流的,還得是寫字樓。
  現如今,只要是“高大上”的東西都值得懷疑,就像嫁豪門的女明星真不知道是不是幸福一樣。當快遞員抬頭仰望著昂然屹立的高層寫字樓的時候,在裡面工作的人可能也在羡慕著他們的自由。就如同不少寫字樓喜歡用玻璃裝飾外牆,其內部的人際空間也是透明的,每天這裡都在上演著爭風頭、搶客戶的戲碼,就算你並沒有那麼多向上爬的心機,也會有叮飯熱菜、桃色八卦等等不想見卻躲不過的事情等著你。
  第01幕
  一缺二貴,開車容易停車難
  別以為不用對著高峰期地鐵三號線一輛輛滿員的列車遠去的背影望洋興嘆的人就萬事不愁了,開車上班的人停車難的心情有誰能懂?停車這件事難在兩項———貴和缺。有位郭小姐之前在燕塘的某食品工廠上班,每天順順溜溜地開車去上班,廠里有的是地方,隨便停,還不要錢。後來換工作去了海珠廣場,沒兩天就扛不住了,就變成了鑽地鐵的“鼴鼠”,究其原因就是停車費太貴,實在是停不起。有人建議她停得遠一點就便宜了,無奈海珠廣場的熱門效應太過廣大,想在距離她公司步行半小時之內的地方找個便宜停車場不容易。不過,也真有這樣“皇天不負有停車心”的人,上班在中信、正佳,停車在體育中心的人和事真的絕非虛構。
  當然,就算能付得起停車費,那也得有停車位。有的寫字樓有停車場,但滿足不了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私家車持有量對停車位的需求,經常看到有的寫字樓外面排著跟油荒季節加油站一樣的車隊長龍,那不過是在等位。本來還很奇怪為什麼這些人悶在車裡還那麼氣定神閑。仔細一看,全都是好員工,不是在iPad上奮筆疾書寫月度計劃,就是打著電話佈置當日工作。
  跟別的上班難題不一樣的是,這“缺”和“貴”兩樣還是此消彼長,解決了一個,另一個必然如影隨形。曾經有公司的停車位免費,於是引來不少貪便宜的員工揩油。比如,有人就把車停在單位自己騎單車回家,節假日也要先騎車來單位,再開車回去接一家老小出游。這種人多了,後來逼得該單位的停車場也收費了。還有公司把職位層級也體現在車位上,比如,只有經理以上級別的人才能擁有車位,底層員工就算買得起車,也沒辦法停。
  第02幕
  在高大上的寫字樓,怎麼吃飯成難題
  中午在珠江新城、天河北等高檔C B D區域轉悠,常會看到西裝革履的白領坐在花壇邊上吃盒飯,他們在寫字樓里的光鮮體面此時幾乎蕩然無存。沒辦法,對在“高大上”的寫字樓里辦公的白領來說,怎麼吃飯真的是頭等難事。先不說現在越是高端的公司越不允許在辦公室里吃東西,且說C B D里的餐廳,那基本是個個都不便宜,就算跟同事們一起A,長此以往對那些收入相對較低的、還要背負養家重任的員工來說,也是承受不起。
  如果你自己帶飯,那麼熱飯也是個不小的問題。“我們公司是個有幾百號人的大公司,可是微波爐就那麼幾台。所以,熱飯都是要分時段進行的。比如,一部可以在11點半開始熱飯。一到11點半,一部的人就把飯盒全都拿出來了,在微波爐邊上排隊等著,誰要是人不在,就會被加塞。到了12點,就是二部熱飯的時間了。如果你是一部的,到了這時候還沒熱飯,那就要一直等到其他部門都弄完了再說。有時,我嫌麻煩,乾脆用餅干麵包湊合一頓。”曲美維如是說。
  千萬別以為熱完飯事情就結束了,要知道有便當的地方就有江湖,比便當的事情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你今天是鮑魚燉雞,我明天就必須來個燕窩羹,談話間也經常是我女兒又考了第一名,我老公當了總監了等等。如果你沒什麼可曬的,心理又不夠強大到抵禦這些炫耀,法子只有一個———“自絕”於這個飯圈,但時間久了你免不了得承受“你這個人不合群”的群眾印象。
  第03幕
  爬樓梯成了爬“煙囪”
  經常看到一些寫字樓的電梯入口處貼著什麼爬幾個臺階能減多少脂肪之類的宣傳畫,可是當你真的選擇走樓梯時,估計又要有一大批人哭著說,宣傳畫都是騙人的。由於很多辦公室禁煙,走火梯與其叫通道不如叫煙囪。一走進去就感覺像進了納粹的毒氣室,這二手煙的濃度可能直逼近期長三角的霧霾啊。若是不小心,還能踢到地上的異物,不是餅干桶就是月餅盒,總之都是淪為巨型煙灰缸的馬口鐵盒。要是每天從這兒上上下下地減脂肪,不折壽十年那就奇哉怪也了。
  當然,在走火梯吸二手煙還只是“犧牲我一個”,若要碰見卿卿我我的,那真是“尷尬人遇尷尬事”了。A da說,她當年看完了《杜拉拉升職記》,不知道是不是也想在走火梯偶遇高富帥,於是開始爬樓。有一次正走著呢,就聽到有女聲說“你到底什麼時候離婚?”然後男的說“你給我點時間。”不用再聽下去,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是都已經上到七八樓了,哪捨得退回去,更沒閑工夫等這兩人糾纏完再走,只能硬著頭皮往上闖。至於打著照面了誰的眼珠子掉一地,就看個人的造化了。
  第04幕
  “大聲公”製造“聲”化危機
  曾有人說過一句名言———“很多應該在幼兒園就學會的事情,工作了都還沒學會”,禮貌就是這樣一件事。如果說個人禮貌只是影響了與之進行一對一接觸的人的心情,那麼辦公室禮儀就影響了整個辦公群體。
  “我不明白為什麼就是有人喜歡用辦公電話在辦公室里聊自己的私事,尤其是用家鄉話特別大聲地說。是仗著自己的方言天然加密,不怕別人聽懂是吧?可是,所有人都在上班呢。記得有一次我正在給一個很重要的客戶打電話,我一個同事的電話恰巧響了,然後他那高分貝的不知道哪裡的方言就成了我和客戶對話的背景樂。我說著說著好幾次都走了神,險些沒接上客戶的話。然後,這位同事大爺還說了巨長時間,我都掛了,他還在那兒繼續呢。”思琪的抱怨並不是個案,除了在公共區域大聲講電話,在辦公室抽煙、吃有強烈氣味的東西也被列為最討厭的辦公室失禮行為。
  而跟通訊設備有關的禮儀還不只這些,有些人的電話鈴聲太大,也成了同事們的困擾。寧檸的公司來了個小年輕,一來果然就氣象萬千,就拿電話鈴聲來說吧,用的不知道是哪國的搖滾,一上來就是爆炸式的連環敲鼓,接著跟噪音已經相差無幾的各種音樂就一起來了,老人家猛地一聽能給嚇出心臟病來。大家最怕的事情就是這孩子上廁所或者拿外賣的時候來電話,就算響上一分鐘也受不了啊,出於禮貌還不好給他拒接什麼的。後來,公司只能強制公佈一項守則,就是辦公區域內所有人的電話都必須調成振動,可這麼一來又有人開始抱怨漏接電話了。
  如果說吵人的鈴聲還只是暫時的偶發的聲音污染,那麼拿著手機外放音樂的就成了長期大規模的“聲化”危機了。強子說《我是歌手》熱播的時候,坐他旁邊的同事是黃綺珊忠實粉絲,每天來辦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手機把黃媽的歌無限循環播放。先預熱三首,到第四首的時候開始跟著唱,自己起身去上廁所時還會大嘆一句“真是太好聽了”,但是人走也不會關手機哦,回來繼續。強子說自己也旁敲側擊地讓他戴耳機,可是粉絲腦殘起來都不可理喻,這人振振有詞地說他要為傳播黃媽、推廣黃媽做貢獻,有義務給大家放歌。經過30多年的成長,強子覺得還是沒有勇氣跟腦殘粉講道理,於是默默戴上了耳麥,但是什麼歌也不播。
  第05幕
  想聽八卦?請到衛生間里來!
  不少影視劇里都有有人在衛生間里說女主或男主的八卦,剛好被如廁的主角聽到的橋段。這還真不是瞎編的,寫字樓里的衛生間的確是一個如假包換的八卦集散地。在衛生間的隔間里蹲一陣,只要你耳朵不聾,就能聽到各種八卦。這些八卦範圍之廣、涉及人士之多,令人咋舌。什麼老闆要走人了、下一屆的人事任命就要出來了、誰誰誰的老婆跟人跑了、誰誰誰的兒子好像犯事兒了等等。說的人以為廁所里沒人,但是沒想到隔牆有耳,都被聽去了。
  第06幕
  通訊工具被監控辦公室內無隱私
  有人說,在辦公室里是沒有隱私的,你的絲襪破了會被人看見,褲子拉鏈沒拉會被人看見,你的電腦屏幕上顯示了什麼也會被人看見。
  小熊剛剛進公司的時候,接到的《新員工須知》上就寫著:“當你離開座位的時候,請保存文件或者鎖定屏幕,如有需要請關閉電腦。”當時他覺得自己做的又不是情報工作,要不要這樣呢,結果沒想到試用期還沒過,自己就被找去談話,而談話的主題就是上班時間刷微博太多。他非常詫異為什麼會有人知道他刷沒刷微博,後來才想起來那個《新員工須知》上面的話,“我上廁所什麼的都不關電腦屏幕,很有可能上面顯示的就是個人微博頁面,而這時候極有可能就被其他人看見了。我是不是應該感謝這些人沒有用我的賬號發‘我的老闆是傻×’之類的內容呢?”其實,像小熊這樣的公司已經算不錯的了,有的公司還會要求員工把個人微博、微信用戶名全都交出來,及時瞭解員工“動態”呢。
  俗話說,哪裡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據瞭解,現在不少公司白領都會將內部Q Q和外部Q Q雙軌並行,如果涉及抱怨公司、吐槽老闆、討論人事的話題,全部都在外部Q Q上完成;有的白領還會在網上註冊多個“小號”來躲避公司的監控。
  第07幕
  甜蜜戀人辦公室膩歪圍觀同事頂不順
  如果仔細計算一下,同事可能是一天中陪伴你時間最長的。一般的工作,至少每天都要八小時在一起,可能比家人在一起的時間都長、進行的交流都深入,所以同事之間日久生情的事,比拍戲的時候假戲真情的運作過程都合理。辦公室戀情曾被不止一次地討論過,在不同的公司也有不同的規定,有的地方覺得能把伉儷一雙都籠絡麾下是件妙事,但有的地方則認為不合體統,明文禁止。
  雖然感情是兩個人的事,跟他人無關,但是把戀情放入辦公室,對於要面對辦公室情侶的同事來說,這就是個事了。“我們公司是明令禁止同事談戀愛的,所以就算真的有戀情也要矢口否認。不過,要隱藏就得藏得徹底點。不要一邊說沒有,一邊又在吃飯的時候忍不住互相喂飯,或者午休的時候趴在一個格子間里嘰嘰咕咕,又或者平時開著開著會就打情罵俏起來。我們其他人是看也不好,不看又躲不過啊。”雯女其實並不反對辦公室戀情,因為她覺得要是連這都要強加限制,太不人性化了,但是她反感的是把上班當拍拖,把討論工作當談情說愛。她認為要是跟同公司的人談戀愛,最好不要在同一個部門,最最糟糕的就是在同一個工作小組,這樣就算其中一個有了錯誤,別人批評都要投鼠忌器,這樣大家工作起來就非常彆扭了。
  第08幕
  跟保險公司同樓哪能不被推銷保險?
  如果你辦公室的樓上、樓下或者左鄰右舍駐扎的是保險公司的哥們,那麼恭喜你,你這下半生、你全家的下半生都有保障了。劉輝榮他們公司樓下就是某保險公司。“要是知道跟保險公司一起有這麼大的動靜,當年怎麼也要提醒一下老闆別租這裡。別看他們只占據了一層樓,其實這裡的流動人口高達2000,每天上下班跟他們搶電梯那叫一個腥風血雨。就算擠進去了,也不過是跳進一個敵眾我寡的封閉營銷空間里。不止一次,當我被一大幫保險公司的人擠著蜷縮在角落裡時就聽見他們開始上課了。不是平層員工討論拜訪客戶的心得,就是高層領導傳達近期業務目標。如果碰到電梯裡人不太多,站姿還能保持端正的時候,每每都會有個西裝筆挺的人來找你拉家常,不但能在瞬間把你祖宗三代翻清楚,還會在臨別時奉上名片一張,總之就是買車險、壽險、投資險都找他就行了。”
  如果說電梯遭遇只是關係到個人心情的好壞,那碰到這類有業績任務的公司搞激勵大會時就不得了了。據劉輝榮說,那種激勵大會不但張燈結彩、人人手持鮮花,還會鑼鼓喧天、唱歌跳舞。就算樓板的隔音效果再好也經受不住樓下開誓師大會啊。所以,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同事們戴著耳機上班是必需的。
  採寫:南都記者 張遠
  南都插圖:林軍明  (原標題:寫字樓里,瑣事一幕幕,尷尬一重重)
創作者介紹

hm24hmi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